大众报业集团主办
加关注收听设为首页收藏
当前位置:财周刊

高收益的诱惑

2013-11-25 15:05:00作者:来源:生活日报

缺乏监管,第三方理财市场乱象丛生

□记者 赵国陆

“你好,我是××富的,对理财产品感兴趣吗?”临近年底,不少冠以财富集团、投资公司名号的机构,通过街头传单、群发短信、电话推销等形式,频频向市民推荐所谓高收益、低风险理财产品。动辄12%甚至更高的年收益率,比银行理财产品高一倍多,这靠谱吗?记者进行了调查,发现第三方理财市场乱象丛生。

探访

网贷公司 只出资,不管借给了谁

22日中午,在经七路一大型写字楼前,两名男子向路人发传单,“请关注一下我们的理财产品,11%的收益率……”记者收到的传单上,号称用创新型理财模式获得稳健收益。

随后,记者以投资者身份,实地探访了这家财富公司。该公司位于经十路一座写字楼上,前台接待人员见有人上门,马上引进洽谈室,一位姓赵的客户经理进来接待,他自称以前在一家股份制银行济南分行的零售部工作,近来才跳槽,老板是海归,曾在国外从事财富管理多年,近两年回国发展。

“你大概有多大资金量?”赵经理见记者对投资理财比较感兴趣,就推荐一款年收益率9%的理财产品,门槛10万元,期限一年。

“我们主要是P2P模式(网络借贷平台),你有20万资金要投资,通过我们公司的平台配对,找到急需资金的客户,你的钱直接借给他。”赵经理称,他们只是牵线搭桥,所以不违法,负责审核借款人的还贷能力,律师事务所参与核查,而且必须拿房产、汽车等抵押物质押,此外担保公司提供担保。他们还按比例提取准备金,一旦出现违约,公司会用准备金先行垫付投资者的本金和收益,再去追偿。他表示,为了分散风险,他们会把一个投资者的资金拆分成若干份,借给不同客户,即便一个出现违约也不会造成多大损失。

他一再强调,这种模式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。记者提出质疑:怎么才能证明我的钱不被挪用?赵经理表示,签完合同后,公司可提供借款人的名单和资料,合作的律师事务所会盖章确认。

从驻济一家银行退休的王先生曾做资产管理多年,他指出,一般投资者没能力核实借款人的真实身份和还款能力,也无法获知资金确切流向。而且即便有抵押,借款人也是把房产抵押给了这家公司,而不是投资者。这种财富管理公司不像银行那样有严格监管,一旦跑路或倒闭,投资者只能自负损失。

合伙私募 收益“参照”以往业绩

记者又来到历山路某写字楼,这家财富集团打出的广告称,5万元投资一年,到期一次付本还息,年收益率达到12%。

负责接待的李经理介绍说,他们在售私募股权基金,规模3000万元,用于投资一家环保企业,但拒绝透露该项目的详细情况。“规模小风险也小,我们考察筛选的项目有政府背景,你需要关注的就是收益率和投资规模。”

“几十万元交给你们一年,连去哪儿都不知道,怎么让我放心?”对记者的疑问,他列举了一些几年前“成功”的投资项目,以及与某某银行合作销售的产品,声称公司从成立以来从未发生任何还款拖欠现象,“银行理财产品同样也有风险。”

他表示,公司投资的项目都经过筛选考察,除了抵押,还有担保公司进行担保,不存在本金损失问题。如果达不到预期收益率,社会投资者优先拿到收益,他们公司承担亏损部分。“如果你实在不放心,可以先投5万元试试。”

记者提出,投资收益不能光看以往业绩,貌似还是P2P模式贷款时更稳妥,李经理指出,这种模式实际上风险很大,因为投资者很难控制资金的具体流向,“说实话,大部分都做了民间借贷,一旦跑路,你的钱就打水漂。我以前吃过亏,现在还有两笔钱没收回来,估计也要不回来了。”

信托代售 钱不够 合伙凑

23日,记者根据收到的广告短信,走进一家代售信托为主的财富公司。在大厅内,几十个员工正忙着打电话推销。接待记者的刘经理自称从一家国有银行辞职,转到这家财富公司做理财分析师,他们的总部在北京,全国各地设有分公司,济南是其中之一。

在简单询问了资产状况后,他拿出一沓产品宣传资料,大部分是信托产品,年收益率不到10%。“全国68家信托公司,一半以上和我们都有合作,信托公司不能设分支机构,所以委托我们代售。”

记者表示,信托产品门槛高,至少100万元,收益率还不如其他财富公司的高。刘经理称,除了信托产品外,他们也以有限合伙企业的形式卖私募股权基金。也就是成立一个合伙企业,再向社会募集资金(投资者多为不足百万的),把资金凑在一起再投资信托或其他项目。

刘经理知道记者考察过直接投资项目的私募股权基金后,劝记者不要盲信:“12%的年收益率不太靠谱。这么高的融资成本恐怕是民间借贷。”他称,信托产品是刚性兑付,也就是到期后有信托公司兜底。而募集了上千万资金直接投资某个项目,风险就大多了。“所谓的抵押、担保也未必保险。抵押了人家5000万的资产,实际融资两个亿,你也不知道。”他坦言,现在这一行太乱,鱼龙混杂,不少是地下私募,信息不透明,乱给投资者承诺高收益。

责任编辑:田连锋

本文相关新闻